優客工場爭做“共享辦公第一股” 上市之路難行

2019-12-11

   12月10日消息,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優客工場運營主體優客工場(北京)創業投資有限公司的45位股東出質全部股權,質權人為香港公司Ucommune Group Holdings (Hong Kong) Limited的全資子公司優客工場(北京)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這種全部股東將股權都質押給海外公司全資子公司的做法顯然是在為搭建海外VIE架構,實現赴美上市做準備。今年11月就有多家媒體先后報道,優客工場計劃在不久的將來赴美上市。

  據了解,優客工場上一輪融資就在今年4月。該公司當時獲得了新一輪融資,融資金額達2億元,投資方為星牌集團旗下的房產開發公司龍熙地產,這也是該公司第三次獲得來自星牌集團方面的投資。

  而根據優客工場官網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共覆蓋包括中國一線和新一線城市以及新加坡和紐約在內的44個城市,管理逾200個聯合辦公空間(其中包含7個聯營辦公空間)。

  可是,有著WeWork這樣失敗的共享辦公企業上市案例在前,資本市場難免會對優客工場的營業模式有所質疑。WeWork在今年8月宣布,正式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IPO招股書,公司名為“The We Company”,擬議交易代碼為“WE”,融資目標定于35億美元。

  然而在巨額虧損、盈利目標遙遙無期、估值虧損、股東反對等諸多負面消息之下,WeWork最終于10月初宣布布將撤回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的S-1文件(招股說明書),隨后該公司便開始了自救之路。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優客工場能否在資本市場上籌集到足夠的資金,實現上市夢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更何況上市只是開始而非終點,如何實現營收及盈利的穩定的增長,減少對租金的依賴性是優客工場更需要考慮的一件事,而這也是資本市場所看重的一點,關乎其上市之后的市場波動。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一位投資了共享辦公的私募基金投資人表示,單靠租金,共享辦公大品牌很難實現盈利,點位的擴張還會加大虧損。實際上WeWork就是這樣失敗的。

  優客工場在今年1月還一度被北京市大興區人民法院列為被執行人。并且據姿事經緯爆料稱,優客工場3月并購無界空間后,估值達到110億元,而市場上卻有爆料稱,有優客工場的老股東按照110億估值打5折轉讓出售。

  值得一提的是,優客工場創始人毛大慶去年8月在新加坡接受采訪時就曾表示,公司正計劃進入到資本市場,尋求獲得更多的資金,加快公司擴張速度。

  然而在籌備上市的路上,優客工場卻有多名股東陸續退出。根據天眼查數據顯示,今年2月,陽光壹佰置業集團有限公司、河南大宏控股有限公司等9名股東退出;今年11月,優客工場大股東白小紅的股權比例由24.93%升至26.10%,朱子龍、付松林、吳聲、沈玢、中景恒基投資集團等5位股東退出,董事汪靜波退出。

  未來,優客工場要想避免重蹈覆轍,還需努力優化公司盈利狀況,給出盈利的具體時間表,如此才能在上市之路上走得更加順暢。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新疆11选511号下午推荐